葡萄酒瓶塞,为什么要用软木塞?

姑娘们常会抱怨,为什么葡萄酒这么难开?

好不容易把海马刀拧进软木塞,结果拔出来时,总会有几次木塞断掉。

这时,郑先生我会笑笑说,“你们干嘛自己开酒,为什么不把开酒机会让给身边的绅士们,让他们有点表现的机会”。

其实,姑娘们的抱怨也合情合理,就连我每个月,也会有一两次把软木塞开断的情况。

因为你实在不知道,酒瓶里的软木塞是干燥,还是润湿,这从瓶身外表完全看不出。

不过,就算大家对软木塞有些意见,或者,近些年又冒出螺旋盖这种封瓶方式,软木塞的地位还是无可动摇。

大部分的葡萄酒还是使用软木塞,法国波尔多为首的列级庄名酒,世界各国的顶级红酒,依旧是用软木塞封瓶。

因为两千多年以来,软木塞一直是葡萄酒的守护神,仔细呵护着瓶中的琼浆玉液。

葡萄酒总让人感觉到奇妙。

装在瓶子里的酒液,不能与空气完全接触,怕氧化,氧化过后的酒,会有种醋的酸败感。

但又最好与氧气稍微接触一点,这样能帮助葡萄酒陈年熟化,产生更多丰富的口感风味。

历史老人选择过很多种塞子、封瓶方式,最后还是觉得软木塞最适合担当此重任。

事情证明也是如此。

软木塞摸起来柔软、有弹性,复原能力强,被压缩进酒瓶后,会膨胀起来,牢牢封住瓶颈,哪怕酒瓶倒立,也不会有酒液渗出,同时,也杜绝空气的大量进入。

而且,软木塞分子结构稳定,长期被酒液浸泡也不会腐烂,还含有软木脂、蜡样色素,抗渗性能力更强,最长能够“守护”葡萄酒30年时间,共同演绎出一段“相亲相爱,陪伴终老”的剧情。

餐桌上,总有好奇的人,喜欢把软木塞一层层剥开,这时,会发现,里面有好多个细微小孔。

正是这些小孔,让微量氧气进入瓶中,使葡萄酒慢慢“成熟”,单宁逐渐柔化细腻,酒体日益芳香醇厚,到达“风华绝伦”的最佳饮用状态。

软木塞来自于一种名叫栓皮栎 Cork Oak的树木。

准确来说,软木塞是一块树皮。

这种栓皮栎树在葡萄牙非常普遍,至今葡萄牙还是全世界生产软木塞最多的,产量占全球一半以上。

西班牙靠近葡萄牙的地区,也有大量栓皮栎树存在。郑先生我曾经写过的《伊比利亚生火腿,小黑猪跑出的西班牙美味!》,这种小黑猪就是吃栓皮栎树的橡木果子长大的,所以,生火腿片就显得非常肥美。

一颗直径15厘米的栓皮栎树,软木层树皮可以有2厘米这么厚,软木塞就是从树皮中打孔而来。(采割后的树皮,会用沸水煮60~90分钟杀菌,所以不用担心卫生问题)

栓皮栎树寿命在150到200年之间,只有树龄在25年以上的,才可以采收树皮。在葡萄牙,每年6月到8月,是采割树皮的季节,不过一次采收后,又要等9年,才能再次收割。

软木塞,让葡萄酒有了独一无二的味道,就像我们人一样,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。

有次喝酒时,朋友说到,“世界上没有两瓶完全相同的葡萄酒。”

我表示无比的认同。

只要是用软木塞封瓶的葡萄酒,就找不到一模一样的第二瓶。

哪怕这瓶酒,是生产线上流水作业生产出来的,只要使用软木塞,每瓶都是独立的个体存在,拥有不同的个性。

软木塞封瓶程度不同,细胞小孔数量多少,与空气微量反应程度,让葡萄酒一直在演变中,形成多姿而不同的风味,好似双胞胎,同样的生长环境、童年经历,却有不同性格。

尽管姑娘们抱怨开瓶好难,但正是软木塞,让葡萄酒蒙上神秘色彩。

可能这瓶梅洛干红的单宁比较细腻柔软,可能下一瓶的单宁是粗的,有抓力感的,虽然她们是同一个葡萄酒年份,同一个批次生产的。

红酒不用软木塞的,都是劣质的吗?

那倒也不是,虽然高档葡萄酒,都是清一色的使用软木塞。

现在很多新世界葡萄酒国家,智利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,都比较多使用螺旋盖,特别是发明螺旋盖的澳大利亚,使用螺旋盖的频率是最高的。

当初,发明螺旋盖,还有一个原因是,用软木塞封瓶,可能会有小概率的软木塞污染。

不过,这个概率只在万分之一,甚至更低,可以忽略不计。

有软木塞污染的葡萄酒,闻起来会有发霉的纸板味道,这就是为什么西餐厅里,侍酒师打开葡萄酒后,会闻一下软木塞,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。

但不管怎么样,在消费者眼里、葡萄酒爱好者心中,用软木塞的葡萄酒,才是真正的葡萄酒。

在欧洲,他们还把开瓶时,软木塞离开瓶口时发出的“啵”声,形容成“少女之吻”呢!

欢迎添加郑先生私人微信交流,并获得本书更新提醒,请加微信:37410098